欢迎来到青岛褚晓生物肥料有限公司

13658673326

大骂《寄生虫》不配得奖的背后是这一代中国人

作者:佚名 发布时间:2020-03-24 18:20

大骂《寄生虫》不配得奖的背后是这一代中国人质疑白左与文化霸权

曾经,国人将奥斯卡抬上神坛,如今,这一代中国人已经动了将奥斯卡摔下神坛的念头,或许他们潜意识没意识到自己在这样做,然而他们已经开始这样做了。




2020年二月十日,电影《寄生虫》拿下最佳国际影片最佳原创剧本最佳电影等四项大奖。随之而来是两种截然相反的声音,一种认为实至名归,一种认为这部电影能获奖背后是充斥了“白左”的恶臭与“文化霸权”的庇佑。






质疑的背后是这一代中国人经历全球化浪潮之后对各种“霸权”“权威”的反向思考。第一层,是对奥斯卡本身的质疑,质疑点很简单:凭什么奥斯卡认定获奖的电影作品就能代表全球国际领先水平?凭什么这个标准是你们奥斯卡委员会自己定的?奥斯卡标准是否可以与全球电影最佳水平衡量标准挂钩?




釜底抽薪的一个质疑方向,这种反向思考是在质疑奥斯卡的权威。电影业内人士一句话指出,奥斯卡获奖电影只是一个委员会的游戏,如果你的电影能达到这些评委的标准,获奖有望。奥斯卡评委造2012年及之前是由一批白色皮肤的大龄男士组成的,而2012年之后,受到“政治正确”的影响,无论是美国国会还是奥斯卡委员会都吸纳了除白人外的有色人种还有女性评委,尤其是,《寄生虫》导演与主演之一曾在2015年加入过奥斯卡委员会。




从2019年开始,《寄生虫》找宣发公司不断为奥斯卡夺奖预热,普通人认为获奖全凭电影本身的水平,实际上不是。






电影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神圣,奥斯卡更不是电影工作者的朝圣之地。《寄生虫》背后的公司运作成功让导演走进奥斯卡委员会的视线中,尤其导演还上了美国著名的脱口秀节目表现不俗。再加上,公司运作让这部电影走进美国电影人的视线,他们天然偏爱这类题材也偏爱对关怀小众群体的政治正确。天时地利人和加上团队运作,这部电影如愿获奖。




质疑的第二点则是这一代中国人对“白左文化”的反向怀疑,中国的邻居日本称白左是“和平白痴”,有大V对白左的定义是慷他人之慨以成全自己的圣母心。






众所周知,美国是没有死刑的,据说是出于人道主义考虑。假如受害者是被加害者杀死的,从生物性考虑,两个人都是人,凭什么对加害者施以人道主义关怀却不考虑受害者也是人也需要人道主义关怀呢?这不是慷受害者之慨以满足自己的圣母心是什么?问过受害者家人的意见吗?考虑过受害者家属也需要享受白左所谓的人道主义关怀没有?




欧美许多国家的福利待遇说白了就是抢劫富人的资产给穷人,劫富济贫四个字听着好听,然而结局一言难尽。对于一大部分不想奋斗的人而言,既然躺着什么都不做也可以生活得很好,反正有那些白左政客兜底,躺赢不好吗?快活似神仙,一躺到底。




而《寄生虫》的内容让许多人看到了白左的影子,真人斗牛牛更可怕的是这样一部电影能够成为第92届奥斯卡最大赢家。这部电影确实让人看出了穷人的心酸和痛苦,但也看出了底层人士感觉升阶无望之后所产生出的阴暗与报复社会的心理,更看到了其他阶层人士被因果循环带来的杀机而不寒而栗,残杀无处不在,只是不知何时到,不知命丧谁手。






这部电影中的基宇一家人为朴社长打工免费牛牛游戏下载手机版,薪水都来自朴社长。可是这一家人做了什么呢?犯罪!伪造文书伪造学历下毒害女管家栽赃陷害逼走原来的司机,最初对女管家或许属于误杀,然而这一次之后对老吴对朴社长就是蓄意谋杀。而这一家人并没有对种种犯罪行为有任何动容之心,杀人如同杀鸡宰鸭,呈现出来的这种心理不可怕吗?




这部电影里的台词有对富人的嘲讽,许多写影评的人也一定要将贫富分化到上升到阶级对立,口口声声是被富人锁死了发家致富的通道。这种想法和欧美政客的白左霸权下总是打劫富人给出的借口何其相似。




有没有人意识要为我们的贫穷负责任的只有我们自己?富人家的孩子诚然过得比普通家庭的孩子好很多,不论是物质水平还是精神财富都相对优越。有嫉妒心很正常,但起了怨恨心则有点无理取闹莫名其妙,别人爹在拼的时候,你爹在做什么呢?韩国财阀垄断经济特权不可否认,然而财阀也不是天生的,富贵险中求,不能只看到贼吃肉看不到贼挨打吧!






最爱斗牛下载

而《寄生虫》里的基宇一家人看不到,整部电影看下来,没有看到他们勤奋劳动钻研发家致富之道而是不断犯罪不断趁朴社长一家外出时不经允许享用主人家的浴缸豪宅大床等东西。究竟是贫穷限制了他们一家的勤劳致富之心还是助长了怨天怨地怨社会仇富犯罪之心?




朴社长欠基宇一家人十个亿是吗?是朴社长祸害基宇一家人生活穷苦吗?你身上带着难闻的气味难道别人连皱鼻子的权利都没有是吗?那狐臭人士出现在身边时,你有本事对着猛吸一个小时面不改色可以不?只是因为朴社长一家富有,住豪宅,享受奢侈生活刺痛了基宇一家人的玻璃心就活该被杀是吗?




基宇一家人在朴社长这种人身边工作,身边有这样一位成功人士,心态不扭曲思维正常的人会处处观察朴社长的为人处世以及成功之道。许多小白领受到老板的点拨后不是力争上游业务能力拔尖就是多了一种看世界的思维练好心法顺利翻身。






许多服务员一边为参加宴会的人员端酒一边仔细听他们的对话,这种积攒着一股劲儿拼搏并且有眼力劲儿的人无论此时处于什么位置都会收获不错的前途。他们要么通过观察宴会人的喜好摸清他们所需提供相对应宴会承包服务要么通过宴会上成功人士的谈话决定第二天买什么股票,还有的人会因为大开眼界从事这方面的小说创作赢得名与利。




国内有些商业大佬是司机起家,外界给出的声音是他们这些人很会和雇主大佬攀交情,成功全靠溜须拍马。这种说法都有人信,真是魔幻现实主义。有大佬和朋友闲谈时回应:“当时我为一位成功企业家开车,他参加宴会我在车里读书,他只要允许我跟我就跟,我不断从他身上学习为人处世之道与从商之道,最关键的是我要学会他的思维,他最值钱的便是思维方式。”




《遥远的救世主》中,丁元英为了给女朋友芮小丹一个礼物决定杀富济贫,做此事之前,他带着好朋友韩楚风去五台山问道。丁元英对智玄大师说,我们常说在外靠朋友,在家靠父母,不论何事总是习惯依靠外物外人,全然不知靠自己。智玄大师说:“利和同均,不平等已在其中。”竞争乃天道,竞争必然产生贫富,有强就有弱。






最后的质疑是针对“文化霸权”,非常值得探究。权威是相对的也是有时间限制的,任何不客观的权威必然会被揭露。许多人质疑:是不是西方电影界权威给出的意见就是绝对正确?是否应该作为一个决定性参考?是不是西方文化界通用的思想观念就是客观正确的?西方人说的话凭什么要被我们一些人奉为权威?我们的话语权为什么要受控于西方文化霸权?




这一代中国人的部分人已经开始将话语权拿回到自己手中。之所以这样,是因为他们看到了“文化霸权”的影子,也受到了伤害,开始怀疑人生。






这部分涉及更深层次的,不好说。然而华为受到美国制裁一事,加上这两天的傅莹女士礼貌对话气急败坏的佩罗西一事,我们就能看出什么是“指鹿为马”“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不同文化属性下的人,三观也许不同,但是普世价值观是通用全球的,真理越辩越明。




在这三重质疑下,有网友发声:恭喜韩国电影《寄生虫》成为本届奥斯卡最大赢家,但是我们不认可这部电影的三观,也不认同奥斯卡奖项可以代表全球电影最佳水准,这是白左的狂欢。